小黑的kuro

我不是太太,真的只是个男性高中生啊😭

最炫迦勒底

  改编最炫民族风
  听完笑死
  所以说官方快送石头啊!
  链接:评论里

画完了。。。。。。
别打我,我画渣没办法。
这都是哪个制服你们应该认识吧。。。。。。

我画,我画还不行吗。

我要干本行了,手绘吧。
很渣的→_→←_←

  转载(๑•ั็ω•็ั๑)这是B站大佬逆溯时光的作品,超棒!
  不说什么了。
  双咕哒好评啊!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4355538

【双咕哒】My deskmate

  限定首尾写cp挑战。
  emmmm全是私设。
  ooc,ooc,ooc。
  藤丸小哥和立香妹子。
  多好。
  【然后字数超少,也不知道写的啥垃圾玩意儿→_→】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同桌总喜欢捉弄我。
  藤丸看着坐在一旁正趴在桌子上睡觉的立香,现在已经入秋了,天气变得越来越冷,过不了多久教室就会供应暖气了吧。不过立香到现在穿的还是夏季校服,她也真不怕冷啊。藤丸看着立香面向他侧头熟睡的脸庞,为了以防万一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小心翼翼披在立香的身上。
  这家伙,口水都留下来了。藤丸想着要不要帮她擦掉,担心把立香吵醒就没有这么做。
  回想起来,他们两个已经认识一年之久了,当时的记忆在现在回想起来还是十分清晰。开学第一天就迟到,还是翻墙进来的,直接压在路过的藤丸的身上。这样子的女生,除了立香,藤丸再也没见过第二个。
  不过缘分这种东西还真是神奇,两个人认识之后才知道是同班的,还奇迹般被分到了一起当同桌。不过,和立香一班后,藤丸每天都过得并不普通。
  立香经常会在藤丸要坐下来的时候把他的椅子抽掉导致他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然后很无语的看着坐在一旁哈哈大笑的立香;一起上学的时候还迟到了,立香让藤丸先翻墙却被教导主任直接看见,被迫写检讨一万字,立香还在一旁嘲笑他......
  这一年里,几乎每天都会被立香捉弄一次然后被嘲笑,但是————
  藤丸并不讨厌。
  “呜,嗯......”
  正在回想着的时候,立香呻吟几声,睁开眼睛醒了过来,同时注意到了身上的外套,立马知道是谁做的了。
  “你给我披上的?”
  “嗯,都快秋天了你还穿着夏季校服,也不怕冷啊。”
  “我秋季校服今天才洗了,然后就没衣服穿了嘛。”
  “是是,先不说别的。”藤丸向立香递上一包卫生纸,“口水都已经流在桌子上了。”
  “啥?!”立香赶忙一把抢过卫生纸并抽出一张擦了擦嘴,用埋怨的眼神瞪着藤丸,“你这家伙也不帮我擦掉。”
  “我这不是怕把你吵醒吗,再说了,我还给你卫生纸,你应该感谢我才是。”藤丸露出阳光灿烂的笑容,“对吧。”
  “滚,对你一脸!”
  立香直接把那包卫生纸扔在藤丸脸上。
  不知为什么,立香总是用肢体语言对待他,尤其是在藤丸叫她男人婆或者暴力狂人的时候,二话不说直接上去一顿暴揍,不过在一次藤丸调侃她说“你这么暴力,以后谁还敢娶你啊”之后,立香基本不怎么这样对待藤丸。不过偶然向他扔点小东西还是有的。
  “好了不闹了。”藤丸赶紧制止住立香准备扔下一个东西的举动,继续说道:“赶紧把数学公式看看吧,你都睡了一节课了。”
  “谁叫那个老爷子讲课那么枯燥,跟催眠曲似得,不然我就不会睡着了。”立香狡辩着,慢慢吞吞打开桌面上的数学书翻看起来。
  不过立香的头脑真的是很聪明,就算不听课,只要看看书就知道怎么做,所以各科老师都比较惯着她,毕竟学习也名列前茅啊。这么聪明还总是这样临时抱佛脚式学习,上天有时候真是不公啊。藤丸时而也会嫉妒,但他不会说出来,还经常给立香讲解不会做的题。
  为什么你总是对立香这么好呢?别人曾经这样问过他。
  他也不知道,也许是喜欢吧。
  不过前几天他确信,他是喜欢她的。
  “话说,我们两人的关系,还没告诉其他人吧?”
  正在给立香讲题的时候,立香突然这么问道。
  “还没有呢,估计过不了多久也会看出来吧。”藤丸看着立香手中那支不停在纸张上舞动的圆珠笔说道。
  “嘛,到时候再说吧。”
  “嗯......立香。”
  “什么?”
  “我都帮你讲题了,你是不是给我些奖赏啊?”
  “奖赏?我都成为你的恋人还不够吗。”
  “......你把头转过来。”
  “怎么......?!”
  正想着怎么回事,立香转过头,藤丸直接凑过去,贴上了立香的嘴唇。
  没有太过深入,只是蜻蜓点水般的吻,立香的大脑也变得一片空白,过了一段时间才反应过来,脸红的不像样子。
  “你,你你,你你你怎么这样啊!”
  “没事啊,这节课活动,班里就我们两个。”
  “没事什么没事,你这是犯规啊。”
  “呃,不喜欢的话,我道歉。”
  藤丸歉意低下了头,立香感觉这个人误会了什么,赶紧解释道。
  “没有不喜欢啊,只是你刚才那不算,重新来一遍。”
  “呃?”
  “说点儿好听的。”立香说着闭上了眼睛。
  “那,我喜欢你,立香。”藤丸再次凑了过去。
  之后的一切话语,淹没在彼此的深吻里。

if监狱塔漫画主角变更

  刚看完监狱塔预告,心里很气。
  官方你给咕哒子一次出场机会会死啊。
  月女主没人权?fgo女主也没人权?官方我去你大爷的搞事情!
  不说了,还是写文来发泄我愤怒的心情吧。



  “欢迎来到,绝望之岛的————监狱之塔。”
  漫画预告上的爱德华伯爵栩栩如生,对面的藤丸也画的非常完美到位,但是。
  藤丸看着着漫画宣传,皱紧眉头。
  原来迦勒底就做过很多同人漫画,但每次出场的御主都是他;而立香在新宿出现过一回后,就在也没有出场过。
  这完全是不给立香出场的机会啊,把她当成什么了?
  藤丸看着漫画越来越生气,站起来走出房间。

  “什么,藤丸这次拒绝出场?”
  罗曼过于惊讶而提高了声音,周围的人用埋怨的眼神瞪着他才意识到自己犯了错误,认错般叹了口气。
  “嗯,不知道原因是什么,藤丸那孩子拒绝这次漫画出场,不管我们怎么劝他就是不听,官方那边都已经打来电话好几次了......”
  坐在罗曼对面的达芬奇也叹了口气,优雅的拿起桌上的茶杯抿了一口,然后放回原位。
  “那让立香出场怎么样,那孩子也没怎么出场几次。”罗曼试着提议道。
  “我想不太可能,藤丸这次举动大概就是因为立香的缘故吧,官方那边也猜到大概情况了,也不会让立香出场啊......哎,都怪官方给他们两个强加的设定,立香多好的女孩子啊。”
  “嘛,我们也没有办法啊。”罗曼双手合十握紧,又叹了口气。突然桌面上的电话响了起来,仔细一看是上司来的电话,罗曼赶紧接通说道。
  “你好,这里是罗马尼·阿基曼......藤丸不在啊.....啊,是,是......我明白了,我一会儿去告诉她。”
  罗曼合上了电话,达芬奇下意识开口问道。
  “谁打来的?”
  “官方那边的,说如果藤丸再不同意出场的话,这次漫画只能腰斩了。啧,宁可腰斩也不让立香上啊。”罗曼发着牢骚站了起来。
  “你要去哪里?”
  “去找立香,现在能够劝劝藤丸的也许只有她了。”

  “所以说,让我现在去找藤丸聊聊吗?”
  正在图书馆发呆而不是看书的立香,被突然来到的罗曼吓了一跳,经过一番讲解才明白怎么回事。
  “嗯,不然这样子的话漫画只能被腰斩了。”罗曼点了点头继续说道,“不过现在不知道他人在哪里?”
  “也许他在房间里,如果他生气或者情绪低落的话都会在房间里待着。”
  “那就拜托你了,立香。”
  “嗯。”
  立香点了点头,站了起来。
  其实你根本不用为我而拒绝这次宣传啊,藤丸,我也是不会在意的。

  来到藤丸的房间,立香刚要敲门,便听见了屋里人的说话声。
  是在打电话吗,我是不是该回避一下。
  立香知道偷听是不好的,但驱于好奇心还是忍不住想要知道说了什么,小心翼翼地把耳朵贴在门上,屋里电话开的免提倒是能听清大部分内容,随后传来了藤丸的声音。
  “......我知道这次漫画宣传的重要性。”
  “那你为什么还要拒绝出场?你明明知道很重要。”
  看来是在和官方那边打电话。
  “你应该知道的,你不出场的话,这次漫画宣传只能被腰斩......”
  “那为什么不考虑下立香啊,宁可选择腰斩也不愿意让立香代替我吗!”
  藤丸说的越来越激动,对方有些不知如何回答。
  “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对待她,可她也是你们创造出来的人物,也是主人公啊,你们难道就把她当作配角来看了吗?她也是迦勒底的御主啊!”
  “可是,你们的设定不一样......”
  “设定不一样又如何?还有为什么她的设定是混沌恶的,你们难道真的是为了恶搞才创造出来她的吗?那还不如不去创造她啊!在我看来,立香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善良可爱的女孩子,也是为了拯救人理而努力奋斗的女孩子,而你们,你们就这样对待她吗!”
  藤丸最后说的越来越大声,不用偷听都能听见。屋外的立香听见他的话也有些不知所措。
  “对于这样的人你们也给弄上了混沌恶的设定,我看这世界都没有什么好人了。”
  藤丸最后冷静说完后,对方没有再说什么,然后听见了挂断的嘟嘟声。
  也许,该进去了。
  这么想着,立香推开门,看着被惊吓到而一脸惊慌失措的藤丸,感觉这样的他才是最有趣的。
  “你......你听见了?”
  “嗯,从头到尾都听见了,抱歉我偷听了。”
  “你就算听见了,也没关系。”藤丸摇了摇头,看着立香的眼睛,“毕竟那是我的心里话。”
  你一直都是这样想的啊。
  立香没有说什么。
  其实,不用管我也可以的。这句话也没有说出口。
  既然你这么好心对我,我也不能辜负你啊,不过呢。
  “藤丸。”
  “嗯?”
  “看见你这样子我是真的很开心,不过呢,就算只有我一个人对你也是不公平的吧,所以————”立香向藤丸张开双臂。
  “所以说,我们一起出场吧,这次绝对会更加好评如潮的。”
  “......嗯!”
  藤丸愣了半响,点了点头然后抱住立香,笑容展现在两人的脸上。

  监狱塔漫画的预告上,年轻的少年少女将在伯爵的带领下,通过重重考验,一同前进。

【双咕哒七夕贺文】Mr Cat

  Miss Cat的后续,没想到我真的写了233333
  感觉咕哒君会被整得很惨。
  咕哒君名为藤丸,咕哒子名为立香。
  这就... ...算是七夕节贺文吧【woc你够】。
  ooc,ooc,ooc。





  今天外面依旧大雪飘飘,迦勒底自带温度调节作用,所以没有什么影响。玛修睁开双眼,看着洁白的天花板发着呆,偶尔她也想赖会儿床,不过还是算了吧,不然又会睡着的。
  不知道立香前辈现在怎么样了,应该变回来了吧。这么想着,玛修起床快速换好工作服,洗漱完毕后,离开房间向藤丸立香的房间走去。
  “前辈,该起床了。”
  玛修来到藤丸立香的房间门口,拉开并喊道。难得看见立香早已自己起床并坐在床头逗猫玩。立香注意到玛修后向她挥了挥手。
  “早上好,玛修。”
  “喵,喵呜!”
  “啊,早上好,立香前辈————”
  玛修也微笑着回应道,突然感觉有些不太对劲。
  嗯,逗猫?
  哪来的猫?
  猫不应该是立香前辈吗?
  脑子里突然想出一大堆疑问,看着立香开心地蹂躏着手中的猫而发愣数秒后,玛修试探性开口问道。
  “那个,前辈,这个猫从哪儿来的啊?”
  “嗯?一直就在这里的啊。”
  一直在这里?迦勒底除了芙芙,从来就没有养过其他宠物啊(昨天那只猫是前辈不算)。
  玛修观察起那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猫。毛是乌黑色的,看上去很柔顺,让人有种忍不住上前去摸一摸的冲动,体型也不算太大,看上去比变成猫咪的立香前辈大一些,这只黑猫的表情看上去无奈又痛苦,就像是经常被立香前辈欺负的藤丸前辈......
  等等,藤丸前辈?
  玛修这时候才发现,屋里少了一个人。
  “奇怪,藤丸前辈去哪里了,他刚才出去了吗?”
  “藤丸啊,他也在这里啊。”
  “......什么?”玛修再一次疑惑了,一头雾水看着立香给予回答。
  立香把黑猫举到玛修面前。
  “这不就是吗,藤丸。”
  “喵,喵......”
  “......哎?”
  玛修感觉大脑一片空白,半张着嘴,看着黑猫不知所措。
  不用猜都知道这是谁干的。
  玛修猛的转过身,快速奔出房间。



  藤丸今天很郁闷。
  昨天立香猫化后把他折腾够呛,今天一大早上她才变回人形,好不容易可以松口气了,结果自己又因为她的缘故而变成猫了!
  还要被这个女人当成玩具各种蹂躏。
  藤丸感觉内心有千万只羊驼奔腾而过,可却没有办法说出来。
  “不过藤丸变成猫还真是小啊,肚皮好柔软啊哈哈。”
  比如现在。
  立香一脸笑嘻嘻伸手挠着他的肚皮,藤丸想要反抗却没有办法,只能无奈的喵喵叫着。
  突然进来的玛修原本让藤丸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般,于是向她使劲叫唤。
  可是玛修还没有发现他,过了一段时间还在问他去哪里了,立香才面向玛修举起藤丸。
  貌似把玛修吓得不轻,二话不说就跑出房间了。
  等等玛修,先把我从这家伙手中解救下来啊啊啊!
  “喵,喵喵,喵喵喵喵喵——————————————!”
  藤丸不禁惨叫起来,可是变成猫的他没法说人话,别人听起来就像是猫在特别大声的叫唤。
  立香低下头揉了揉藤丸那一手就能遮住的小脑袋,然后开始玩弄起那对毛茸茸又柔软的耳朵。
  “叫唤什么呢,就这么不舍不得看见玛修走啊,”
  才不是你想的这样肤浅啊,你个笨蛋!藤丸在心里吐槽一下,抬起肉嘟嘟的爪子想要反抗立香。
  “嘿嘿,肉嘟嘟的,好可爱~”
  立香却被藤丸的粉红的肉球爪吸引住,腾出一只手开始把玩起来。
  听人说话啊喂!
  藤丸开始挣扎起来,妄图逃离这个名叫立香的女性的魔爪。结果越挣扎,立香抱的越紧。
  都是徒劳啊,今天这一天能不能过的再快点儿啊。
  藤丸这一秒欲哭无泪,下一秒就被惊吓到了。
  “咚”的一声房门被推开,紧接着玛修大步流星走了进来,身后还拖着个身材矮小的人。
  “来吧,告诉我这又是怎么回事!”
  玛修一脸严肃把那个小矮人使劲扔到藤丸和立香面前,这才清楚来人的身份。
  估计因为熬夜而乱七八糟的头发上戴着一个松松垮垮的睡帽,脸上的眼镜还戴歪了,睡衣也杂乱不堪,一脸的困意估计被玛修吓到了而变成了惊悚,吓的他手中的笔差点儿掉在地上。
  此人就是迦勒底作家英灵之一的————安徒生。
  “你这是干什么啊!?我刚写完稿子,你就把我带到master们这里,让我睡会儿不行吗?”
  安徒生顶着一对熊猫眼有些愤怒瞪着玛修。
  “那你在睡之前先告诉我这是什么情况。”玛修抬手指向藤丸,“为什么,藤丸前辈,会变成这样啊?”
  “嘛,之所以会变成这样子,有一半责任是在她身上啊。”安徒生挠了挠头把帽子扶正,然后继续说道:“我昨天原本写的是让立香猫化,但是这设定根本不成立,然后她就说直接写全名字就好,也就是——————”安徒生突然停顿了一下。
  “让,藤丸立香,变成猫。”玛修如预料到接下来的话语,回答出来。
  “没错,他们原本就是同一个人,所以这个赌约不仅仅对立香master生效,还对另一位同时见效呢。嘛,就是生效的时间我分别做了些改动。”
  安徒生像是赞同着玛修的聪慧点了点头,把剩下的事实说了出来。
  坑人啊你这是!
  藤丸已经惊得说不出任何话语了,如果要是知道这内容的话他绝对不会让立香和安徒生打赌。
  “嘿嘿,本来刚才就是想和玛修说的。”立香调皮的吐了吐舌头。
  “那,藤丸前辈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
  “就在今天早上,可神奇了玛修,嘭的一声一眨眼就变成猫了,我自己猫化的时候是在睡梦中就没有亲眼见到过,现在看见藤丸这样子特别开心。”
  “嘎喵......”
  您老是开心了,我可不开心啊。
  藤丸黑着脸做不出表情,不过他现在全身都是黑的看不出他的表情,即使现在被立香蹭脸也是如此。
  啊,好想变回去,好想说人话。
  这是藤丸目前内心的真实写照。
  “不过,看样子藤丸master很难受啊。”安徒生仔细观察藤丸,突然开口。
  “有吗,我感觉藤丸前辈没怎么做表情啊?”
  “嗯......今天这事没有和藤丸master说明还真是有些对不住了,作为补偿我就再给个设定吧。”安徒生打了个响指,“给予你可以说话的设定。来,master现在说句话试试。”
  “喵,喵啊,啊怎么可————哎?”藤丸意识到了自身的变化,惊讶的睁大眼睛,“可,可以说话了?”
  “这样就可以知道你在表达什么了吧。然后我先去给大家说一下,免得一会儿又出事。”安徒生伸了个懒腰舒了口气,“那么,我就要回去了,凌晨好不容易把今天的剧本写完,现在再不睡觉可不行了。”
  话语刚落,安徒生的身体逐渐变得透明。
  这家伙是想溜啊!
  “等等,你先别走......”藤丸想要拦住他,但是自身还在立香的怀里无法动弹。
  “对了,今天是七夕节,祝你们过的愉快。”安徒生最后留下一句祝福便离开了。
  ......七夕?
  藤丸抬头看向墙上的日历,中国阳历是七月初七,今年的国际日历是8月28日,也就是今天。
  就是那个传说牛郎织女会相见的日子吗?
  藤丸这么想着,不过他现在更想要自由活动。
  “快点儿把我放开,立香。”藤丸边拍打着被立香环抱住的双手,边抬头望着她。
  “为什么?这样子不挺好的吗。”立香却反问道。
  “一点儿都不好,要不是我现在这样,一会儿本来还要去食堂帮助红A做料理呢,现在只能找他拒绝了。”
  “这么说起来,今天还有活动呢。”玛修如同想起来什么似得拍起手,“昨天医生不知道从哪里找到了一些孔明灯,打算今天晚上大家一起放的。”
  “哎,在室内吗?”立香问道。
  “不,医生和达芬奇商讨后,决定去第一个特异点贞德小姐的家乡奥尔良那里去放。”
  “那一会儿也要做巧克力吧?”立香继续问道。
  “哎,嗯,晚上人比较多,所以巧克力我打算做多点。”
  “那我也来帮忙吧。”立香松手把藤丸放在地上,然后一下子站了起来,“正好玛修你也教教我做巧克力吧。”
  立香自制巧克力?藤丸想起了以前立香送给他的黑暗物质,不禁浑身打颤。
  为了全员的安危,必须阻止她。
  “等等啊立香,今天上午还有任务要做的吧。”
  “那个明天再说吧,藤丸你不是也要去找红A吗。”立香拉起玛修的手回头一笑,“那我先走了,晚上见。”
  “回头见,藤丸前辈。”
  “啊,等......”
  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只能眼睁睁看着立香和玛修有说有笑的离开。
  看样子是避免不了了,晚上叫医生准备好胃药吧。藤丸无奈的叹了口气。
  估计现在红A在食堂呢,和他去说一声吧。
  这么想着,藤丸走出房间,以仰视的角度看着楼道内的环境,原来对于他来说周围很普通,现在以一只小猫的形态出现在这里,感觉周围的事物变得奇大无比。
  不过四只脚走路可真不习惯啊,幸好这会儿楼道没有人,不然被看见这样子还真有些害臊呢。
  “啊,大哥哥发现!”
  “噫!”
  旁边突然发出的声音把藤丸吓得向声音相反的方向退了几步,藤丸向声源定睛一看,在不远处童谣孤身一人站在那里,现在在藤丸的眼中看来她就像小巨人一样。
  “你,你吓死我得了。”藤丸叹了口气,向童谣走去,抬起头望着她,“安徒生刚刚告诉你了吧。”
  “嗯,他已经和所有人说了,现在可能去睡觉了。”童谣点了点头,然后抬起手抚摸着藤丸的脑袋,“大哥哥变成猫还真是可爱啊,好想紧紧抱住一起睡觉。”
  “不要摸我的头了,真是的。”藤丸嘴上这么说着,并没有阻止童谣的行为,“怎么现在就你一个人,杰克呢?”
  “杰克和我刚才碰见大姐姐和玛修了,他们几个一起去找妈妈桑做巧克力了,童谣不想做巧克力,童谣喜欢看书喝茶吃巧克力。”童谣如实回答着。
  还真是个单纯的孩子啊,看样子还是别去找红A了。藤丸这么想着,不如和童谣一起闲逛会儿吧。
  “童谣接下来打算干什么去啊?”
  “接下来我要去第二特异点准备茶会,晚上大家一起喝茶吧,大哥哥也来吧。”
  “好啊。”
  “那事不宜迟。”
  童谣一下子把藤丸抱在怀里,然后奔跑起来。
  这已经是第二次被人这样抱住了。
  “哎童谣你慢点儿别跑这么快啊,小心摔倒!”



  来到奥尔良后,藤丸和童谣来到指定的地点开始准备起来,其实都是童谣做的,现在的藤丸什么都办不到,只能在一旁待着干眨眼,童谣也没有费什么力气,就像自带道具一样,把改用的东西一次次变了出来。
  还真是,毫不费力气啊。藤丸看着如同一眨眼就出来的桌椅和茶具,不禁默默称赞道。
  “好了,茶准备好了,现在就等杰克和大姐姐他们带来点心了————”童谣突然停顿住了。
  “怎么了?”
  “那个,大哥哥你看后面。”童谣指了指藤丸的身后,藤丸转过身一看,草原上不远处————
  有着大批哥布林,正在向藤丸那边冲过来。
  “貌似是被我们吸引过来的啊,要保护好这里,不能要他们过来呢。”
  “那也就是说可以玩耍了?”
  “算是吧。”
  “太好了!”童谣开心的蹦了起来,挥舞起手臂说着,“来吧,来和我一起玩吧。”
  果然还是个孩子啊。
  “循环往复的书页涟漪,将草制的书签推回去————”
  嗯?这话好像很耳熟的样子。
  “宝具————所有的童话都是好朋友......”
  “等等等等别再这里放宝具啊!”



  等到藤丸他们清理掉四周所有的魔物后,天上一片漆黑,已经到了晚上了。
  二人回到茶会桌前,发现玛修等人已经到了,红A在桌子上摆满了他们带来的巧克力和其他点心,玛修正在沏茶。
  “原来你在这里啊童谣,我做了巧克力哦。”杰克用手托着装有巧克力的盘子递给童谣。
  “呜哇,谢谢杰克。”
  两个孩子开心的聊起来。
  藤丸也没有说什么,四处寻找着立香的身影,发现她坐在不远处的草地上,仰望天空发着呆。藤丸走到立香旁边,看见她手中抱着一个很小的盒子。
  “这是什么?”
  “哦,你过来了啊,”立香这才注意到藤丸的存在,笑着打开盒子,“是巧克力哦。”
  藤丸凑过去看着盒子里的巧克力,出乎意料的并不是他想象中的黑暗马赛克,是真的巧克力,虽然只有像乒乓球那么小的一块,但做的很精致。
  “你现在变成猫了,巧克力大概只能吃一点点吧,所以我就做了这么多。”立香这么说着,把盒子放在一边,向藤丸拍了拍双腿。
  现在就是变成猫也是有尊严的,这么羞耻心爆棚的事我才不会去干呢。藤丸在心里这么想着,也就是想着。
  “就这一次啊。”慢步走了过去,轻轻坐在立香的腿上,立香也顺势抱住了藤丸,然后一手拿起巧克力,“来,啊————”
  “......”
  藤丸盯着巧克力许久,最后放弃般张开了嘴,把巧克力吃掉。
  意外的口感香甜浓稠,糖的分量是按照他的口味来的,没有放太多;总而言之————
  “很好吃。”
  藤丸把巧克力完全吃干净后,说出了评论。
  “那真是太好了。”只是很简单的评论,不过立香很难得笑的非常的开心,藤丸不用看她的表情都知道她很开心。
  “你刚才在看什么呢?”藤丸提起一个新的话题问道。
  “什么都没有啊,只是单纯在看这片星空。”立香说着再次仰起头,“牛郎和织女今晚能够相遇吗?”
  那个传说吗。藤丸也望向漆黑一片的星空,天空中也有着不少星星在不停闪烁着,就像在黑暗中也依旧存在的光明一样。
  “我想会吧。”藤丸突然开口说道。
  “那还真是最好的结果了。”
  “嗯。”
  结束完对话,立香低下头用下巴蹭了蹭藤丸的脑袋,也许在上面留下了一个吻。



  过了一段时间,医生和达芬奇带着孔明灯过来了,而孔明又在给亚历山大和大帝讲解七夕的故事,等一切准备完毕后,每两个人为一组都拿到了一个点了火的孔明灯。
  “一起放吧。”
  立香向藤丸笑了笑,藤丸把手搭在灯架上。
  “现在,先许愿吧。”
  医生开口说着。想着这两天发生的事,藤丸不禁沉思。
  藤丸立香是两个人,是共用着这个名字的不同的两个人。
  可是,迦勒底只能有一个御主。
  也只有一个御主。
  也许说不定哪天,我,或者是她,就会不知不觉消失在对方面前吧。
  所以,我的愿望是————
  “好了,可以放手了。”
  医生话音刚落,所有的孔明灯一同飞向天空,缓缓上升着,飞的越来越远,最后与这黑夜融在了一起。
  所有人抬头看望着,立香突然低下头向藤丸小声问道。
  “呐呐,你刚才许了什么愿啊?”
  “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笨蛋。”
  “什么啊,说不定我们的愿望会是一样的呢。”
  一样的吗。
  藤丸看着鼓起包子脸的立香,不禁笑了。
  “好了好了,立香,七夕节快乐。”
  “啊,嗯嗯,七夕节快乐。”
  立香啊,我的愿望————
  不管你在哪里,我就算是猫,都会永远待在你身边的。

  假如双咕哒在七夕节用QQ聊天。
  反正还是虐狗。
  我就是喜欢他们虐狗怎么着!

【B萌应援联动】至今为止,非常感谢。

  恭喜玛修和医生进入决赛!对此我和 @镰刀姬 一起写了应援文,祝愿玛修和医生双王!
  至今为止,非常感谢!
  【————咕哒君视角】
  还有最后十分钟。
  我看着手机上B萌的直播,紧张的来回走动着。
  现在已经到白热化阶段了,助威的弹幕发的满屏都是,其中也有在为玛修和医生不断加油的人,我也在想方设法拉票。除了玛修和医生,所有迦勒底的人都为他们两个投上了宝贵的一票,玛修与加藤惠的对决可以说是已经赢了,目前票数最高的就是玛修了,这点我倒是很开心,然而——————
  我看着男子组B,不由得紧张起来。
  医生的票数目前虽然占优势,可是他的对手夏目也毫不弱势,还在不停的增长票数,两个人现在相差两千多票,而且夏目的真爱票比医生还要多几百张!我不禁有些遗憾,当初就不这么早把真爱票投给玛修,而忘了医生的票了。
  担心归担心,现在的我也毫无办法,拿着手机走出房间,楼道内的工作人员还在不停的讨论着怎么拉票,并快步经过我的身边。
  大家都很辛苦啊。我不禁苦笑了一下,低下头看着直播上剩下的时间,还有————
  还有五分钟。
  已经到了预备倒计时的状态了,我的心扑通扑通直跳着,连头上留下了几滴汗水都不知道。
  我现在越来越紧张了。
  玛修这边我是完全放心了,可是医生这边就像在赛跑一样,医生和夏目的票数同时不停的增长着,弹幕大部分突然开始为夏目应援,可以说气势上有些黯淡。
  现在可不能放弃啊,都走到这里了,怎么可以放弃!
  我握紧了拳头,在我认识的朋友之间开始疯狂的拉票。
  ————还有四分钟。我死死盯着二人的票数,希望对方不要突然来一个奇迹。
  ————三分钟了。医生保持领先,和夏目依旧相差两千多票。
  ————二分钟了。马上要结束了,弹幕开始疯狂为医生和夏目加油。
  ————最后一分钟。倒计时开始了,我的心脏跳动声越来越大,耳边已经听不见其他的声音了。
  “倒计时。”
  我盯着屏幕上逐渐减少的数字,轻声自语着。
  “5。”医生的票数增加速度开始变快了。
  “4。”还差一点。
  “3。”马上,马上就要赢了。
  “2。”我的表情渐渐面露喜色。
  “1!”票数瞬间停止上升,看着玛修和医生的票数,我不禁想要仰头大笑,但还是抑制住了,忍着兴奋的心情,我听着官方的话语。
  “好了,那么投票到此为止了。”
  “……进入决赛的,女子组是和泉纱雾和玛修·基列莱特;男子组是桐谷和人和罗马尼·阿基曼。”
  “太好了!”
  我像个孩子一样欣喜若狂的跳了起来,顾不得因兴奋而有些胃疼的身体,向前跑着,寻找着进入决赛的两个人的身影。
  最后,我跑到了中心指挥室,气喘呼呼的四处观望,看见了这两个人在一起讨论事情的背影,我禁不住大喊道。
  “玛修!医生!”
  两个人同时被吓了一跳,转过身看着我,一脸的疑惑。
  “怎么了,前辈?”
  “出什么事了,立香?”
  我没有应答,而是向他们两个人所在的方向奔跑着,灌注了全身的力量抱住二人。
  “呜,呜哇!”
  “怎,怎么了?!”
  “恭喜你们两个,进入决赛!”
  两个人同时愣住了。最后,玛修笑着开口说道。
  “谢谢你的祝福,前辈。”
  “真是谢谢你了,立香。”
  “不,要说感谢的,应该是我才对。”
  我紧紧抱住他们开心地说道,玛修和医生也同样抱住了我。
  “我啊————”
  “我至今为止,非常感谢你们。”
  “祝愿你们两个人一起夺冠,赢个双王!”
  “嗯!”
  二人向我点了点头,露出了灿烂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