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黑的kuro

道系写手,想啥时候写就啥时候写【被打死】
最爱双咕哒
他们真的好,世界无敌第一可爱小天使
老板,这两个我要打包带走!【被打死】

双咕哒情侣约会设定
本来想弄成校服不过这样的也觉得不错
想以这个设定产粮,看看月假有没有时间吧
图来自微博
他俩是天使

终于......申请到吧主了!【完全不靠谱还申请吧主你的良心去哪了】
不过这会儿人有些少啊,所以厚脸皮过来安利了。

Fate/Unknown第一章(上)

  万里无云的天空,桦木树叶随风摆动,时不时有鸟群飞过。行走在街道上的行人来来往往,偶尔会有人停下脚步相互寒暄几句。

  一名身穿漆黑常服的男人站在碧峰家园门口,他的金发一股脑束在后脑勺,戴着墨镜,男人正眯着眼睛抬头看着灿烂明媚的太阳,嘴角微微上扬。

  “今天真是个好天气,嗯,心情可以保持愉快。”

  男人突然感到身上传来一阵震动,低头摸索从裤兜里掏出震动的来源————一部触屏手机,手机上显示出来了一条消息,打开一看,里面的内容是[欢迎来到河北境内,承德欢迎你,如果有什么需求的话,请......]

  这服务可真好,男人笑了笑,然后看向前方。

  目标是碧峰家园内部的教堂。

  “虽然现在很想去,不过任务重要,还是先去老爷子那儿报道,然后再去寻找My Love,吧。”

  男人抬起脚步,哼着小调向目的地走去。

—————————————————————————————

  在街道小区里有一栋与其他房子相比更大的宅院,当地小区的物业管理员站在门前,束手束脚的,正准备按门铃时,身后冷不丁冒出一个人的声音。

  “有事吗?”

  管理员被吓了一跳,表情由惊吓变成笑容满面,转过身看向这栋宅院的现主人————一名身穿夏季校服短袖衫和黑裤子的斜背书包的少年,对他说话的声音有些颤抖。

  “啊,原来是魏云啊,没什么,就是来问问你咱们之前谈过的那件事......”

  “不可能。”没等他把话说完,少年果断一口拒绝了,“张叔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把我这栋房子卖掉说什么都不会同意的。”

  “可是你现在孤身一人,住着这么大的一栋房子,真的没事吗?”管理员还在尝试着劝他。

  “毕竟我爷爷曾经在这里,所以我要守护住这唯一的记忆。”名叫魏云的少年抬头看向宅院,如同看见了最亲密的人似得笑了起来,然后正视管理员说道:“所以请回吧。”
 
  这孩子还是老样子啊。管理员看着魏云绕过他直走进入大门,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离开了。

  魏云边脱鞋边把房门关好,眼睛自然而然看着走廊上挂着的壁画,把最靠近门口的鞋柜上的拖鞋取下来穿上,然后屋内传来阵阵脚步声,一只狗从客厅跑到他面前,汪汪叫了几声,吐着舌头并不停地摇着尾巴。

  “我回来了,零。”魏云半跪式蹲着,宠溺的眼神看着零,用手抚摸着它的头和下巴,零很享受的从喉咙深部发出呼噜声。

  魏云站起身,走到厨房里的冰箱面前,打开冰箱把一袋狗粮取出来倒入零专用的食盆里,食盆放在零面前说道“吃吧。”

  然后他来到正厅内,一面墙壁上挂着的电子时钟显示着2017年3月4日17点30分,靠放在墙壁旁的柜子上放着一个木制相框,魏云走过去看着放在相框里的黑白照片,那是一个表情严肃的老者。

  “我回来了,爷爷。”

  ————那就是魏云的爷爷魏辰贤,这栋宅院的原主人,在一年前驾鹤西归了,作为唯一的继承人,魏云现在和从小就陪伴在一老一小身边的田园犬零生活着。

  在这个地方生活,至少也得十年之久了啊。魏云不禁想到。

  魏辰贤留给他的不仅仅只有这栋宅院,还有一样遗物。

  魏云从胸口掏出的一片菱形碎片,爷爷说过不能弄丢这碎片,他就在碎片上穿了个小孔并用细绳穿起来弄成项链挂在脖子上。

  可是,老爷子到死都没有告诉我这东西到底有何用啊。魏云自己这么想着,不由得叹了口气。

  算了先不想了,继续去那里做基本功吧。

  这么想着,魏云向后院走去。

Fate/Unknown(序)

  从我记事起,只知道我的亲人只有爷爷一个人,爷爷一个人抚养起幼小又不太懂事的我,家不算太大,我和爷爷一起住刚刚好。
 
  在我六岁的时候,爷爷就开始教我习武,我确实很笨,给爷爷气的没少打我,但是不算太疼。爷爷在教我习武的时候告诫我对待他人不能动粗,动手要分人。
 
  在爷爷教我习武的期间,我看着爷爷做的示范总会看见他身上会出现蓝色的纹路。看着这超脱常识的现象,我有些害怕,人身上会自然而然的出现那样的东西吗?爷爷告诉我,这叫魔术,常人是不会知道这些东西的。之后爷爷教会我强化魔术和他所说的咒术,我更好奇爷爷到底是干什么的了。
 
  后来,爷爷又不知从哪里抱回来一只田园犬幼崽,爷爷给它起名叫[零],此后的我们生活就是在后院习武、学魔术和遛狗。

  后院有些地方长满了青苔,空地正中央有一个圈,爷爷经常在那里用木棍比划些线和我不认识的符号,我曾经问过爷爷那是在做什么,他只告诉我以后就知道了。没办法,我只能在一旁想着爷爷教我的招式独自比划拳脚,零就在旁边趴着睡觉。

  一到下午,爷爷就会坐在椅子上,偶尔手里拿着一块碎片发呆,看那碎片的材质和纹路,即使是门外汉的我也知道那是一块剑碎掉的残片。

  “爷爷,那是什么剑的残片啊?”

  我情不自禁问他。

  “这是爷爷的一友人给予你爷爷我的,不过是什么剑,等你以后就知道了。”

  “爷爷你又卖关子,这个不告诉我,那个也不告诉我,那我得什么时候才能知道啊?”

  “嗯......是啊。”爷爷一边把玩着残片,老人家粗糙的手掌一边抚摸着我的头,说:“等个十年吧,那时候你就什么都会知道了。”

  “十年之后,爷爷你还在吗?”

  “在的,爷爷一直都在。”爷爷笑眯眯看着我,把残片放在我手里然后拍了拍我的脑袋,“这个给你了,以后你会用到的。”

  一个剑的残片,我用它做什么。

  我看着手中的残片,耳边传来爷爷那突变严肃的声音。

  “小云,切记,这东西不能让他人知道。”

  “为什么?”

  那时候我还不懂这个事物的价值,抬头看向爷爷问道。

  “因为,以后你就知道了啊。”

  “切,爷爷你还卖关子。”我把手伸向爷爷腋下。

  “哎呦呦,别挠,哈哈,啊哈哈哈......”

  零也跑过来趴在我们身边,看着一老一小其乐融融。

  那时候我还不知道,这个残片对于我与她的相遇的重要性。

Fate/Unknown英灵从者人物介绍

  从者有些是自己想的,你们都认识

英灵(Servant)——————
  saber :阿尔托莉雅·潘德拉贡(Lily)【宝具:必胜黄金之剑(Caliburn)】

  lancer:关羽(关云长)【宝具:青龙偃月斩】

  archer:养由基【宝具:一发破的】

  rider:布狄卡【宝具:无以约定守护的车轮(Chariot of Boudica)】

  caster:梅菲斯托费勒斯【宝具:微酣爆弹(Ticktock Bomb)】

  assassin:荆轲【宝具:不还匕首】

  Berserker:吕布(吕奉先)【宝具:军神五兵(God Force)】

  御主介绍——————
  Saber的master:【魏云】男,17岁,高三党,身高175cm,性格内向,爱玩游戏,是个闷骚,关键时刻却是一个能够独当一面的男子汉。
 
  Lancer的master:【诸葛晴】女,17岁,高三党,与saber的master是同校同学,身高168cm,魔术世家诸葛家的大小姐,性格深思熟虑,意外会有很孩子气的一面。
 
  Archer的master:【威廉·乔纳森·布莱克(William Jonathan Black)】男,23岁,来自加拿大的留学生,身高183cm,性格外向乐观,对中国的文化很感兴趣,上学同时也在大学附近一家咖啡店打工。

   Rider的master:【谷雨沫】女,9岁,身高135cm,性格沉默寡言,已经至少一年不出家门,父母长期在外出差,家里只有佣人,喜欢一个人在房间里看书绘画。

   Caster的master:【科里·威尔逊(Cory Wilson)】男,已经是老人了,一个热爱和平者,不太喜欢caster那个样子。

   Assassin的master:【萧筱】女,23岁,程序员一名,忠于上班工作,和assassin的性格完全不一样,但是两人相处还是很友好的。

  Berserker的master:【陈旭】男,17岁,身高180cm,与诸葛晴同为魔术世家的后代,性格狂妄,妄图在这次圣杯战争复兴家业。

  本次圣杯战争的监督者:【曼尔达·亨特(Mandel Hunter)】男,25岁,身高182cm,性格和蔼可亲(大概),战斗值不低,魔术协会派来的监督者,之前都没有此次是初次监督,吃货一个。

......坐不住了OTZ
 

























  我想开坑,都别拦我我要码字!!!(╯‵□′)╯︵┻━┻

啊,好想念在双咕哒群里的大家啊......好想开坑继续写.......我为什么把话先说的这么早OTZ【绝望残念.jpg】

一年之后再见,要更加努力学习了。

完了,失眠了。

重新宣传一下
这里是喜爱着藤丸立香二人的聚集地,每天看着他俩撒狗粮多好,治愈。
欢迎加入双咕哒催婚协会,群号码:2474189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