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黑的kuro

道系写手,想啥时候写就啥时候写【被打死】
最爱双咕哒
他们真的好,世界无敌第一可爱小天使
老板,这两个我要打包带走!【被打死】

Fate/Unknown(序)

  从我记事起,只知道我的亲人只有爷爷一个人,爷爷一个人抚养起幼小又不太懂事的我,家不算太大,我和爷爷一起住刚刚好。
 
  在我六岁的时候,爷爷就开始教我习武,我确实很笨,给爷爷气的没少打我,但是不算太疼。爷爷在教我习武的时候告诫我对待他人不能动粗,动手要分人。
 
  在爷爷教我习武的期间,我看着爷爷做的示范总会看见他身上会出现蓝色的纹路。看着这超脱常识的现象,我有些害怕,人身上会自然而然的出现那样的东西吗?爷爷告诉我,这叫魔术,常人是不会知道这些东西的。之后爷爷教会我强化魔术和他所说的咒术,我更好奇爷爷到底是干什么的了。
 
  后来,爷爷又不知从哪里抱回来一只田园犬幼崽,爷爷给它起名叫[零],此后的我们生活就是在后院习武、学魔术和遛狗。

  后院有些地方长满了青苔,空地正中央有一个圈,爷爷经常在那里用木棍比划些线和我不认识的符号,我曾经问过爷爷那是在做什么,他只告诉我以后就知道了。没办法,我只能在一旁想着爷爷教我的招式独自比划拳脚,零就在旁边趴着睡觉。

  一到下午,爷爷就会坐在椅子上,偶尔手里拿着一块碎片发呆,看那碎片的材质和纹路,即使是门外汉的我也知道那是一块剑碎掉的残片。

  “爷爷,那是什么剑的残片啊?”

  我情不自禁问他。

  “这是爷爷的一友人给予你爷爷我的,不过是什么剑,等你以后就知道了。”

  “爷爷你又卖关子,这个不告诉我,那个也不告诉我,那我得什么时候才能知道啊?”

  “嗯......是啊。”爷爷一边把玩着残片,老人家粗糙的手掌一边抚摸着我的头,说:“等个十年吧,那时候你就什么都会知道了。”

  “十年之后,爷爷你还在吗?”

  “在的,爷爷一直都在。”爷爷笑眯眯看着我,把残片放在我手里然后拍了拍我的脑袋,“这个给你了,以后你会用到的。”

  一个剑的残片,我用它做什么。

  我看着手中的残片,耳边传来爷爷那突变严肃的声音。

  “小云,切记,这东西不能让他人知道。”

  “为什么?”

  那时候我还不懂这个事物的价值,抬头看向爷爷问道。

  “因为,以后你就知道了啊。”

  “切,爷爷你还卖关子。”我把手伸向爷爷腋下。

  “哎呦呦,别挠,哈哈,啊哈哈哈......”

  零也跑过来趴在我们身边,看着一老一小其乐融融。

  那时候我还不知道,这个残片对于我与她的相遇的重要性。

评论

热度(1)